首页 财经内容详情
远见卓识/国内粮价短期难大涨\兴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王 涵

远见卓识/国内粮价短期难大涨\兴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王 涵

分类:财经

网址:

SEO查询: 爱站网 站长工具

点击直达

  2021年末,中国稻谷、小麦、玉米库存分别达到1.4、0.7、1.4亿吨,库存消费比分别为66%、45%、52%,远高于联合国粮农组织提出17%-18%水平。

  中国三大主粮中,今年以来(截至5月6日)的涨幅分别是:稻谷国际价格上涨20.3%,中国价格上涨2.1%;小麦国际价格上涨47.9%,中国价格上涨13.9%;玉米国际价格上涨38.5%,中国价格上涨5.3%。整体来看,在俄乌冲突扰动供给、能源价格上涨推升成本的背景下,国际粮价大幅上涨,中国粮价也有所上行,但涨幅大幅低于国际粮价。

  先从成本端看中国粮价的影响因素,理论上粮食生产成本主要分为四大类。依据发改委公布的《2021年全国农产品成本收益资料汇编》,2020年国内三大主粮(稻谷、小麦、玉米)的成本主要由四部分构成:人工成本占37%、土地成本占21%、租赁作业费占16%、化肥费占13%,四项合计占三大主粮生产成本的87%左右。

  粮食主要成本:化肥与人工

  实际上,从粮食成本波动的拆分来看,化肥与人工是波动的主要来源。拆分三大主粮生产成本的波动,人工成本占其中的33%、化肥成本占其中的23%,二者合计可以解释三大主粮生产成本波动56%。同时,当粮食生产成本大幅上升时,往往人工成本是主要推动因素、化肥成本其次。例如,2008年三大主粮生产成本同比上升16.9%,其中化肥拉动5.8个百分点、人工拉动3.2个百分点,2011年三大主粮生产成本同比上升17.6%,其中人工拉动8.3个百分点、化肥拉动2.6个百分点。

  化肥价格主要受上游的能源、矿石价格推动,同时国际价格也有部分传导。粮食生产中使用的氮、磷、钾肥,以及三元复合肥,其主要原料为煤炭、天然气,以及钾矿石、磷矿石,在今年上游原材料大幅涨价的背景下,化肥价格已有明显上涨。此外,由于中国钾矿石储量不足,钾肥主要依赖进口,国际化肥价格上涨也会对国内化肥价格形成冲击,但其他几类化肥国产化率较高,受国际价格影响相对有限。整体看,中国化肥价格波动明显小于国际化肥价格波动。

  假设当前化肥价格的环比增速不变,则年内化肥价格同比增速将维持在20%左右。以三元复合肥为例,当前价格已涨至每吨3358元(人民币,下同),较2020年7月的前期低点每吨2447元上涨了37%,也已超过2008年的历史高点每吨3309元。当前三元复合肥的价格每月环比上升每吨60元左右,假设这一趋势维持,则年底将涨至每吨3800元左右,但在基数效应的作用下,同比增速将维持在20%左右。

  两个价格体系:国际与国内

  人工成本的变化则与整体通胀环境较为相关,年内出现类似2011-2013年大幅上涨的可能性不大。粮食生产的人工成本与整体通胀环境较为相关,当通胀上行时,人工成本往往也随之上涨,例如2008年、2011-2013年、2019年均体现出这样的特征。值得注意的是,2011-2013年人工成本的大幅上涨有一定特殊因素,一方面彼时中国处在跨过人口红利拐点时期,16-64岁人口占比见顶回落;另一方面城市建设推升了对农村劳动力的需求,外来务工人员工资快速上升。换言之,种地的收入需要向快速上涨的进城打工收入靠拢,这推动了粮食生产中人工成本的快速上升。而当前来看,在房地产建设需求疲弱的背景下,对外来务工劳动力的需求也不强,难以出现人工成本大幅上升的情况。

  中国粮价自2004年起长期高于国际粮价,进口配额制度与最低价收购制度是中国粮价与国际粮价差异的基础。

  进口配额制度:总体来看,中国主粮的对外依赖度较低,三大主粮的年净进口量/年消费量比例均在10%以下,其中稻谷的净进口量/年消费量比例更是只有1.2%。理论上当国内粮价高于国际粮食,可以通过进口降低国内粮价。但国内粮食进口实行关税配额制度,配额以内的进口低关税,配额以外的进口高关税,且90%的配额被分配为国营贸易配额。因此,进口的权力实际上握在官方手里。当然如果国内外粮价差距过大,国际粮价加上高额关税的价格还要低于国内粮价的话,国内厂商是有动力进口粮食的。

  最低价收购制度:在经历2002-2003年的全球粮食减产之后,2004年全球及中国均出现丰收,国际粮价大幅下跌(尤其是稻谷),中国为避免「谷贱伤农」推出最低收购价制度。官方设定粮食的最低收购价,在市场粮价有下行压力时买入形成临时储备,在市场粮价上涨时卖出稳定粮价。可以看到在2016年左右,玉米临储政策取消,之后玉米市场价格快速下跌,向国际玉米价格收敛,而稻谷、小麦的临储政策有变化但并未取消,价格则相对稳定。

  因此,一方面在最低价收购制度的保证下,中国粮价存在明确的下限;另一方面在进口配额制度规定下,除非国内外粮价差距过大,国内厂商也没有进口粮食使国内粮价向国际粮价靠拢的动力。

  粮价影响因素:储备与政策

  复盘2010-2012年中国粮价上涨,并非直接受前期国际粮价上行的传导,而是在维护粮食安全的考虑下主动提高收购价保耕促产。如上所述,国内官方在市场粮价有下行压力时买入形成临时储备,在市场粮价上涨时卖出稳定粮价。2008年受化肥价格上涨、粮价炒作等因素的影响,全球粮食价格大幅上涨,国内粮价则在官方频繁抛储的背景下仅小幅上升。之后国际粮价在2008年年中达到高位后快速回落,国内粮价却并未跟随回落。

  短期来看,在化肥价格上涨的推动下,国内粮价存在上涨的动力。但参考2008年同样是化肥价格上涨时期国内外粮价的走势差异可以看出,国内粮价是否会出现大幅、快速的上涨,关键看是否有充足的粮食储备加以应对。当前来看,2021年末,中国稻谷、小麦、玉米库存分别达到1.4、0.7、1.4亿吨,库存消费比分别为66%、45%、52%,明显高于2008年,也远高于联合国粮农组织提出的17%-18%的水平。因此,在充足库存的支持下,短期内国内粮价难以出现与国际粮价类似的大幅上涨。

  中长期来看,逆全球化背景下,粮食安全的重要性进一步提升,国内政策或存在提价促产的动力。笔者认为,从当前往后的地缘政治博弈中,粮食及能源等「硬通货」的可得性可能成为一个筹码,导致进一步的逆全球化。在此背景下,中长期来看,粮食安全的重要性将进一步提升,政策或存在类似2011年的提价促产的动力。实际上,从近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可以看到政策对粮食生产、粮食价格的态度已在边际变化,重新出现了粮食增产、提价的相关表述。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在时隔五年后再次提到要提高粮食收购价,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在时隔八年后再次提到要增加产量。

  通胀前景:短期有缓冲,中长期或抬升

  短期来看,充足的库存是第一层缓冲垫,粮价到CPI(消费者价格指数)粮食分项并非直接传导是第二层缓冲垫。如上所述,在充足库存的支持下,短期内中国粮价难以出现与国际粮价类似的大幅上涨。另对比粮食价格同比与CPI粮食分项同比的走势可以发现,二者拟合度并不高,粮价波动远高于CPI粮食分项波动。这是因为CPI粮食分项并非直接参照稻谷、小麦等粮食价格,而更可能是参照大米、面粉等粮食制成品零售价。这将进一步降低粮价波动对CPI的影响。

  中长期来看,在进一步维护粮食安全的考虑下,如果政策趋向类似此前2008年之后的逐步提高粮食收购价,那么最终粮食价格的上涨也会传导至粮食制成品零售价上,从而对中国通胀存在长期抬升的效果。

 当前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

发布评论